行业要闻
news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行业要闻
立足双循环 变中开新局——专家探讨疫情常态化防控下航运业发展机遇与挑战
来源:中国交通报记者 王肖丰 日期:2020-09-01

当前,随着复工复产加速和各国经济刺激政策效应显现,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的冲击有所减弱,但由于各国疫情防控形势明显分化,全球疫情发展仍存在不确定性。

面临复杂的国际航运市场,近日,在中国航海学会组织召开的一场航运业发展机遇与挑战研讨会上,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徐祖远、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院长费维军、大连海事大学校长孙玉清、上海海事大学原校长黄有方、中远海运集团副总经理黄小文等航运专家立足“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围绕发展趋势、应对举措等话题,共同为疫情常态化防控下的航运业发展把脉问诊,谋策献智。

新挑战

产业短链化趋势显现 全球航运供需双降

受疫情影响,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受到严重冲击。

黄有方表示,疫情期间,各国更加认识到制造业的重要性。欧美、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供应链布局不像以前更多地考虑市场因素、经济因素,更多地受到政治因素等非市场因素的影响。各国相继出台政策鼓励制造业回流、重组产业链布局,全球产业链布局呈现“本土化”“短链化”趋势,以规避产业链、供应链过长带来的安全风险。例如,美国将推动制造业向墨西哥、巴西等地转移,德国、法国、英国等国向东欧和土耳其等地转移。

疫情带来的供应链中断,产业链“短链化”等附加效应,导致各国进出口量骤减,国际贸易量大幅萎缩。据世贸组织统计,今年一季度国际货物贸易量同比下降3%;二季度大幅跌至负18.5%左右;预计全年总贸易量缩水13%到32%。

作为国际贸易最主要的运输载体,航运业自2016年以来相对稳定的市场环境受到了较大冲击。据克拉克森统计,今年1至7月海运周转量同比下降7.8%,全球远洋货船港口挂靠艘次同比减少9.6%。黄小文表示,疫情导致2020年全球航运业出现“供需双降”的态势,需求萎缩的速度快于运力增速的降幅,预计全年全球海运周转量降至56.75万亿吨海里,降幅4.9%,其中集装箱货物将大幅减少7.7%,油品和干散货皆减少4.1%。

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原来较为稳定的运价节奏也被打破。分析数据显示,2020年,集运和油运市场表现可能好于2019年,散运和特运市场表现将逊于2019年。除细分市场差异大外,变动趋势也将更为复杂。今年,疫情重挫全球原油需求,OPEC+减产联盟动向多变,国际油价3—4月份出现断崖式下跌,布伦特油价一度下跌了72%至19.33美元/桶,8月初反弹至45美元以上,涨幅超过130%。

此外,黄小文表示,极限宽松和经济修复支撑了大宗商品价格,7月,我国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升至141.43点,同比上涨2.5%。但是全球经济和大宗商品有效需求难以快速恢复,本轮价格的上涨在未来有形成泡沫的风险。

新机遇

新基建加速融合转型 内河和沿海运输体系不断完善

今年2月,全球9家行业领先的航运公司和码头运营商签署股东协议,同意加入全球航运业务区块链网络;4月,辽港集团大连港集装箱业务正式迈入全流程电子化时代,全面实现从线下到线上的迭代升级。

黄小文表示,疫情正在促使新技术在航运领域的应用进一步提速,无接触物流、“云平台”数字技术、远程协同办公、航运电商平台等加速普及。未来,航运企业将更加注重综合运用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5G等技术,创造更多新模式、新业态。

今年8月6日,交通运输部印发《关于推动交通运输领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要建设便捷顺畅、经济高效、绿色集约、智能先进、安全可靠的交通运输领域新型基础设施。

新技术和新基建将为航运业产业融合发展、转型升级带来光明的发展前景。未来,在打造融合高效的智慧交通基础设施方面,应用区块链技术,可推进电子单证、业务在线办理、危险品全链条监管、全程物流可视化等;在助力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可利用5G和北斗系统和遥感卫星,推动跨部门、跨层级综合运输数据资源共享,形成规模、成体系的行业大数据集;在完善行业创新基础设施方面,可鼓励社会投资科技基础设施,加大航运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力度,推动一批科研平台、科研成果落地。

同时,“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重要战略部署的提出以及相关配套政策的发布,为我国航运业发展指定了航向,注入了信心。

费维军表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需要更加畅通高效、安全可靠、自主可控的国内航运体系,给我国内河航运和沿海运输系统带来了发展机遇。

在畅通沿海水运大通道方面,我国可着手构造更加安全可靠的国内煤炭、石油、粮食等重点物资的沿海运输系统,构建服务水平更高的沿海集装箱运输体系;畅通海港,优化港口布局、强化内外联动、加强海铁联运以及升级港口智能化水平,支撑“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针对我国内河高等级航道存在占比不高、联通性差和技术水平落后等实际问题,费维军表示,交通运输部高度重视内河航运发展,近期出台的《内河航运发展纲要》对未来内河航运发展给出了全面的谋划。未来,航运业应着力加快内河高等级航道建设,充分发挥内河航运的比较优势,调整运输结构;加快实施运河复兴工程、江河联通工程、通江达海工程、闸坝复航工程、界河提升工程,同时推动内河航运转型升级,融入现代综合运输体系,使内河航运成为国内大循环的重要支撑。

新出路

开放合作形成共同利益连接点 完善政策提供制度保障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有利于分散风险和保持我国经济长期平稳发展。对航运业来说,内外双循环模式能够提供国内、国际两个互补市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形势下,将更有效地对冲内外部形势变化带来的风险。航运企业要立足“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谋求新出路,加强国内国际航运联动,提升我国航运业的韧性和可靠性。

黄有方表示,交通运输企业尤其是航运业要融入信息流、资金流、商流中,加强合作,形成发展共同体。孙玉清同样表示,在当下扩大内需的风口期,航运企业要调整核心网点和水陆运输枢纽的布局,在沿海制造业密集区域增加仓库、转运中心和大宗货物集散点和海运集装箱装卸货港建设,加强与工业企业的联动;针对国内市场需求,提供突出海运优势的运输服务;扩大内需及制造业回流本土,会引发新一轮的投资办厂和企业扩大生产规模的热潮,要加强对海运企业的规范化引导,推进企业间相互协同,形成航运业在国内大宗商品运输环节的组合优势。

在与工业企业形成共同利益连接点的同时,航运业也要形成区域性、全球性共同利益连接点。在长三角、大湾区等港口群集中区域,要打造辐射全国的水陆运输中转枢纽,重点关注海陆运输衔接,塑造国内外经济共生发展的推进点;“一带一路”港口节点城市要加强海运业务对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覆盖,加紧审批海上快船航线,从制度和设施的双重维度挖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经贸合作和海运需求潜力。海南进一步压缩外资准入的负面清单,全面取消了国际海运及辅助业外商投资股比限制,要引导跨国海运企业将业务中心向海南迁移调整,充分利用地区政策优势,形成新的跨境业务中心。

政策是形成共同利益连接点的土壤,孙玉清建议完善相关政策,为疫情之下及未来的海运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制度保障。要适当简化各类运输许可的审批环节,缩减手续办理时间,加强海运与其他运输区段的手续衔接,尽快落实多式联运“一票到底”的单证管理方式,提升海运效率;要尽快研究和推进综合交通运输和多式联运法相关法律法规的立法进程,实现对海、陆、空、铁等运输方式的统合,降低国内外海运在内的全区段运输管理中的法律风险。

海员是航运业发展的根本。徐祖远建议,航海院校专业教育要培育“驾+机+电+信”四合一型人才,修订现有的教材体系,重构学生知识体系,转变传统的航海教育定位;传统的知识传授型教学模式要向能力培养模式转变,培养应用型高技能人才;注重现代技术在教材中的应用,转变传统的学科式教材编写方式;建设开放共享的教学资源,展开“线上+线下”的混合式教学模式,转变传统的课堂式教学模式;改变仅以考试作为“指挥棒”的单一方式,转变应试教育的被动局面。

来源:中国交通报

版权所有:交通运输部天津水运工程科学研究院 备案号:津ICP备11007503号-6 津公网安备12011602000138号
地址:滨海新区塘沽新港二号路2618号 邮编:300000
Powered by 三五互联